宋儒境界论

2017-06-27 15:54:09 来源:经学文献 作者:

  书名:《宋儒境界论》

  作者: 付长珍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ISBN:9787549583829

  定价:68.00

  包装:精装

  丛书名: 智慧的探索丛书

  开本:16开

  出版时间:2017-01

  《宋儒境界论》在对“境界”范畴作出重新清理和厘定的基础上,剖析了宋儒境界的基本内涵、总体特征和理论特质,进而对三种典型的精神倾向作了个性化阐释。在此基础上,从历史主义与当代意识相结合的视角出发,对宋儒重建境界系统的得失成败作了集中的检讨和评判,揭示了中国传统哲学人生境界理论的精神和特征。通过对以冯友兰、唐君毅、方东美为代表的现代新儒家境界理论的分析,对儒家境界理论在当代的价值和命运给予了系统的观照。

  【作者简介】

  付长珍,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常务副主编。主要从事中国伦理思想史和比较伦理学研究,著有《宋儒境界论》、《华夏文明剖视》等论著多种。

  【序言】

  宋儒对原始儒学精神的弘扬,对佛道强烈挑战的回应,其一个重要的侧面是通过自觉地重构新儒学的境界理论来展现的。本书在对“境界”范畴作出一番清理的基础上,剖析了宋儒境界的基本内涵、总体特征和精神实质,进而对三种典型的精神倾向作了较为具体、深入的阐释。在此基础上,从历史主义和当代意识相结合的视角出发,对宋儒重建境界理论的得失成败作了集中的检讨和评判,以期由此透视中国传统哲学人生境界理论的精神和特征。

  境界的核心是对人生价值的确认,它不但是对真实的存在和意义世界的追寻,而且体现为特定的理想人格。概括地说,宋儒的人生价值展开于天人、群己、理欲等价值理论中,构成他们所理解的意义世界,并且最终指向理想的人格即圣人。如果我们将价值最根本的尺度归结为自由,在宋儒看来,圣人就是具有终极意义的价值标准,圣人境界也就是宋儒普遍追求的自由境界。自由本来有丰富的涵义,有多方面的规定。宋儒所追求的圣人境界,表示他们所向往的不但不是现代人所主张的政治自由,而且主要的不是从自然的压迫下获得解放的自由,而是更多地转向了对心灵自由的追求。自由,而是更多地转向了对心灵自由的追求。

  在宋儒看来,心灵自由的获得离不开人生意义的贞定,而人生意义的安放需要本体论的依托,理想人格的实现也终须一定的践履工夫,因而境界问题又与本体论和工夫论密切相关。对宋儒而言,中心问题依然是要追问“圣人何以可能”,也就是要在重建道德形上学的进路中探讨实现心灵自由的新途径。由此,形成宋儒境界的基本特色:以德性的规定为主,又具有形上超越的层面,带有终极关怀的意味;满足了人的情志生活的需要,又具有美感和乐的体验。

  理想的境界既凝结为主体的内在精神结构,具有绵延的同一性,那就是特定的人格,又展开于具体的“在”世过程,外显为某种气象、风度。在宋儒那里,尽管理想境界的标尺是同一个文化代码——圣人,但由于对圣人的理解仍有不同的具体内容,由此决定着不同的工夫进路,呈现出不同的精神倾向,主要可以划分为三种类型:

  周敦颐的“无欲与诚”、程颢的“万物一体”所代表的圆融洒落之境,突出了直觉主义特征。他们崇自然,尚体验,重视内向涵养,忘怀物我,率性直行,具有较多佛道思想的印痕,多呈现为人与自然一体圆融、自得宽舒的气象。

  程颐、朱熹崇尚的敬畏和乐之境则更多地突出了理性主义特征。他们把“与理为一”作为最高追求,重视经验知识的积累,严格日常规范践履;怀抱“工夫熟后,自然和乐”的宗旨,表现出敬重严谨、庄整齐肃的风貌。

  张载所追求的是“无我乃大”的“从容中正之境”。他的“民胞物与”的人道情怀,诚明两进的中正之道,体现出较强的群体关怀和淑世精神。与理学家普遍执着于内在的心性修养相比,张载哲学更多地凸显出原始儒学的本色,构成一道独特的风景。

  通过对以上三种境界类型的描写与分析,我们可以看到宋儒境界论的同中有异,异中有同,内容十分丰富。在宋儒对其人生境界的追求和证成中,本体论、价值论和理想人格论结成了一体。但是具体的境界追求又有个性化的特点,是个人在生活世界中的创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