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百行作品

2017-04-07 16:39:25 来源:山东艺术网 作者:

  张百行先生是山东省书法家协会原副主席,现为顾问,又是山东省文史研究馆馆员,一位久负盛誉的书法名家。他的书法作品浑厚雄秀,劲逸潇洒,具有深厚的艺术修养和独特的美学追求。郑训佐教授在为他的《张百行书法作品选》写的前言中云:“百行先生酷爱诗词,熟读强记前人名作,尝见其一天笔会下来,所书几十幅书作竟无一重复,且常常即席创作,或诗、或联、或嵌名之句,均得体可观,颇获好评。”中国是诗的国度,向来诗的审美影响着其他艺术门类的审美。无怪乎百行先生热衷于读诗写诗,欣赏研究他的书法,可明显看出多层次的体现了诗情之美。

  自古至今人们创造了许许多多诗歌样式,但基本类型不外抒情诗和叙事诗两种。抒情诗通过直接抒发诗人的思想感情来反映社会生活,重在主观抒情,通过一定的意境创造向读者倾吐自己的内心世界。叙事诗是诗人借助一定的故事和人物形象的塑造抒发自己的强烈感情,表达自己的理想和愿望。抒情诗和叙事诗都必须注重节奏、韵律和意境的营造,尤其感情是一切样式诗歌的生命。中国历代不少书法名家同时也是诗人,诗歌之美与书法之美有很大的相通性。汉代,蔡邕《笔论》云:“书者、散也。欲书先散怀抱,任情恣性,然后书之。”唐代孙过庭《书谱》云:“达其情性,形其哀乐。”均强调书法的抒情性。一代理论家吕凤子在《中国书法研究》中阐述书法线条之美指出:“凡属表示愉快感情的线条,无论其状是方、圆、粗、细,其迹是燥、湿、浓、淡,总是一往流利,不作顿挫,转折也是不露圭角的。凡属表示不愉快感情的线条,就一往停顿,呈现出一种艰涩状态,停顿过甚的就显示焦灼和忧郁感。有时纵笔如风趋电疾,如兔起鹘落,纵横挥斫,锋芒毕露,就构成表示某种激情或热爱、或绝忿的线条。”这里说明书法艺术线条语言的美妙,从书家起笔落笔行笔中看其心理活动的轨迹,书法完全可以像诗歌一样强调作品的抒情性。

  百行先生的书法,特别具有丰富浓郁的抒情色彩,我们可以从他的毛笔对纸面线条的宽窄粗细的接触面,线条延伸时疾徐顿挫的运行节奏,使每一线条在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变化中细腻而又灵敏地反映出他的情性和情感的变化轨迹。他书有一副“惟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联行书,行笔力透金石,线条舒展淋漓,潇洒飘逸,抒发出他对“大英雄”“真名士”的由衷感情。他书写的“澹泊处事潇洒为人”联、“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联、“桃花细雨烟中客,燕子春风月下楼”联等行书、行草,行笔自如,线条十分流畅爽利,潇洒飘逸,似山泉小溪流水,清澈明丽,潺湲而流,不仅与所书诗词联句内涵情蕴相吻合,而且充分抒发出自己的性情和情感,闲适的心情,畅快的感情,无拘无束的洒脱的性情,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活脱脱的“澹泊处事潇洒为人”的自我,自我的生命价值。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