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子礼教思想与社会教化

2017-06-22 13:59:33 来源:《东岳论丛》 作者:韩星、何大海

  摘要:以礼乐进行教育、教化是礼教。文章对荀子的礼教思想与社会教化问题进行了阐发,指出荀子天人相分,归本人道来探讨礼教的本源。以本始材朴,性伪之辨揭示礼教的人性论依据。以礼义之化,富而教之为礼教的基本途径。以圣人之伪,以道教人为礼教的理想目标。为学不已,尊师重礼是礼教的具体实践。治教合一,美政美俗是礼教的双重功能。秦汉以后,礼教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发生了异化。今天,对于礼教问题要正本清源,返本开新,在仁爱的基础上提倡礼教,以礼教作为社会儒学实践的基本途径,重建伦理秩序,重塑道德精神。

  关键词:荀子;礼教思想;社会教化;仁爱;社会儒学

  一、何谓礼教?

  “礼”《说文解字》“从示从豊。履也,所以事神致福也”,起源于祭祀。人不可能天生下来就懂得礼仪,为使人明礼、行礼就需要教育、教化,“教”《说文解字》说“从攴从孝。上所施,下所效也。凡教之属皆从教”,《礼记·学记》:“教也者,长善而救其失者也。”以礼进行教育、教化就是礼教。

  古代文政教不分,礼教是其中的重头。如《周礼·地官·大司徒》“十二教”:“因此五物者民之常,而施十有二教焉。一曰以祀礼教敬,则民不苟;二曰以阳礼教让,则民不争;三曰以阴礼教亲,则民不怨;四曰乐礼教和,则民不乖。五曰以仪辨等,则民不越;六曰以俗教安,则民不偷;七曰以刑教中,则民不虣;八曰以誓教恤,则民不怠;九曰以度教节,则民知足;十曰以世事教能,则民不失职;十有一曰以贤制爵,则民慎德;十有二曰以庸制禄,则民兴功。”其教民的内容可谓具体而广泛,涉及民生的各个层面,而其中涉及到礼教的有以祀礼教敬,以阳礼教让,以阴礼教亲,以乐礼教和。贾公彦疏云“‘一曰以祀礼教敬,则民不苟’者,凡祭祀者,所以追养继孝,事死如事生。但人于死者不见其形,多有致慢,故《礼》云‘祭,极敬也’。是以一曰以祀礼教敬。死者尚敬,则生事其亲不苟且也。‘二曰以阳礼教让则民不争’者,谓乡饮酒之礼,酒入人身,散随支体,与阳主分散相似,故号乡射饮酒为阳礼也。乡饮酒即党正饮酒之类是也。党正饮酒之时,五十者堂下,六十者堂上,皆以齿让为礼,则无争,故云以阳礼教让则民不争也。‘三曰以阴礼教亲则民不怨’者,以阴礼谓昏姻之礼,不可显露,故曰阴礼也。男女本是异姓,冕而亲迎,亲之也。亲之也者,亲之也,使之亲己,是昏礼相亲之义。昏姻及时,则男女无有怨旷,故云以阴礼教亲则民不怨也。‘四曰以乐礼教和则民不乖’者,自‘一曰’至‘三曰’已上,皆有揖让周旋升降之礼,此乐亦云礼者,谓飨燕作乐之时,舞人周旋皆合礼节,故乐亦云礼也。”

  中国古代有六艺,一指礼乐射御书数,二指《诗》《书》《礼》《乐》《易》《春秋》。礼乐射御书数六艺之教始于西周贵族教育,是周王官学要求贵胄子弟掌握的六种基本才能,其中礼教为六艺之一。《诗》《书》《礼》《乐》《易》《春秋》又称六经,《礼记·经解》篇说“恭俭庄敬,《礼》教也……恭俭庄敬而不烦,则深于《礼》者也。”内心恭俭,行为庄敬是《礼》教要达到的目标,但因为《礼》易失于繁琐,所以只有做到恭俭庄敬而不烦,才是对于《礼》教精义的深刻把握。

  古代“礼”有狭义和广义之分,狭义的“礼”指礼仪,所以狭义的“礼教”指礼仪的传承与实践,与“乐教”并提。广义的“礼”指礼乐,所以广义的“礼教”指礼乐的教育、教化,以化成人性、化成天下。本文即在广义上使用礼教概念的。

  二、天人相分,归本人道——礼教的本源

  荀子在天人关系上与孔孟不同的是提出“天人相分”的思想。他吸收道家天道自然说,提出了“自然之天”,认为天看起来好象复杂而神奇,其实是无意志、无目的的,但它遵循着一定的客观规律而运行变化,“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对于“天行有常”句,杨倞注谓:“天自有常行之道也。”而俞樾则曰:“《尔雅·释宫》:‘行,道也。’天行有常,即天道有常。”[i]无论是“天自有常行之道”或“天道有常”,都是强调天不会任意降人以吉凶祸福,天道不干预人事,天和人各有不同的职能:“天有其时,地有其财,人有其治。”[ii]所以,天与人是相分的,因此反对“与天争职”,人不必干涉天的事务。因此,“明于天人之分,则可谓至人矣。”关于“至人”杨倞注“知在人不在天,斯为至人”[iii],“至人”本来是道家的理想人格[iv],荀子受道家影响,但强调天人相分条件下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天有其时,地有其财,人有其治,夫是之谓能参。”杨倞注:“人能治天时地财而用之,则是参于天地。”[v]虽然天、地、人各有不同的职能,但人与天地并立在天地之间具有主观能动性,可以利用天时地财为人类自身服务。他还说:“大天而思之,孰与物畜而制之?从天而颂之,孰与制天命而用之?”[vi]这两句最通常解释为“制服天命”,“人定胜天”,进一步引申为改造、征服自然,等等。其实这是很大的误解。杨倞注:“尊大天而思慕之,欲其丰富,熟与使物畜积而我裁制之也”,“从天而美其盛德,岂如制裁天之所命而我用之,谓若曲者为轮,直者为桷,任材而用也”[vii],这里“裁制”、“制裁”意思差不多,不是制服、管束的意思,而是剪裁、裁剪制作的意思。用今天的话说,是强调在尊重自然规律前提下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利用自然资源,造福人类。

  在天道观方面荀子从天人对待的关系中彰显人的位置。他说:“道者,非天之道,非地之道,人之所以道也,君子之所道也。”(《儒效》)杨倞注:“重说先王之道非阴阳、山川、怪异之事,是人所行之道也。”王念孙曰:“人之所以道者,道,行也,谓人之所以行也。”[viii]可见,荀子仍然坚持了儒家天地人三才之道的构架中归本人道的儒家价值指向。“在天者莫明于日月,在地者莫明于水火,……在人者莫明于礼义”[ix],天、地、人各有其道,天道明于日月,在地道明于水火,在人道明于礼义,而人道之礼义则有三本。《荀子·礼论》云:“礼有三本:天地者,生之本也;先祖者,类之本也;君师者,治之本也。无天地恶生?无先祖恶出?无君师恶治?三者偏亡焉,无安人。故礼上事天,下事地,尊先祖而隆君师,是礼之三本也。”[x]这段文字阐述了礼的三个本源,在《大戴礼记·礼三本》及《史记·礼书》中都有收录,但个别文字略有变动,说明这是儒家普遍的认识。天地、先祖、君师为礼的三个本源,行礼就要上事天、下事地,尊先祖而隆君师,这样在天地人三才之道的构架中礼被荀子赋予了宗教信仰意义,后来在此基础上形成了天地君亲师的民族信仰体系。钱穆先生曾指出:“天地君亲师五字,始见荀子书中。此下两千年,五字深入人心,常挂口头。其在中国文化、中国人生中之意义价值之重大,自可想象”[x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