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仲舒三才构架下的仁学构建

2017-06-22 13:56:47 来源:《唐都学刊》 作者:韩星

  摘要:三才之道渊源久远,董仲舒继承传统三才模式,形成了自己的三才观作为其思想体系的基本构架。在经学视野下,董仲舒以阐发《春秋》公羊学的仁学思想为其仁学构建的学术基础。在三才构架下其仁学理论构建以天地——阴阳——四时——五行为逻辑顺序展开。其仁爱思想强调爱他人,并扩展到大众乃至天地万物,具有博爱性质,体现和谐精神。其仁学思想构建为我们今天重建核心价值体系可以提供重要的思想资源和历史借鉴。

  关键词:董仲舒;三才之道;春秋公羊学;三才构架;仁学构建

  董仲舒(前179年-前104年),汉广川郡(今河北枣强)人,汉代思想家、哲学家、政治家、教育家。少治《春秋》,后成为公羊学派大师。汉景帝时任博士,武帝继位,举贤良文学,董仲舒对以“天人三策”,提出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建议,对于构建汉代核心价值观起了关键性的作用。

  一、三才之道与董仲舒的三才观[①]

  “三才之道”的最早文字记载是《易传》,然追溯“三才”观念至少要到原始社会晚期,从考古文物所蕴含的文化意识,也可以证明“三才”观念至少在原始社会晚期就萌芽了。另外,一些神话传说当中也有三才观念的形象化表述,如盘古开天辟地的神话,还有三皇(天皇、地皇、人皇)的传说,唐司马贞补《史记·补三皇本纪》说:“天地初立,有天皇氏,十二头。澹泊无所施为,而俗自化。木德王,岁起摄提。兄弟十二人,立各一万八千岁。地皇十一头,火德王,姓十一人,兴于熊耳、龙门等山,亦各万八千岁。人皇九头,乘云车,驾六羽,出谷口。兄弟九人,分长九州,各立城邑,凡一百五十世,合四万五千六百年。”这些神话传说虽然出现比较晚,也可以作为上古三才观念萌芽的佐证。殷周时期,天神、地祗、人鬼都是人们崇拜的对象,这从宗教角度也可见得一种“三才”的观念。

  春秋战国时期三才观念有了进一步的深入发展,其特点是从自然及于社会,从哲学及于伦理,逐渐发展为三才之道,不同的思想学派著述中都有不同程度的反映。

  子产说:“夫礼,天之经,地之义也,民之行也。天地之经,而民实则之。”(《左传•昭公》二十五年)强调礼的“天经地义”的本原意义,为民之遵循礼仪规范张目。

  《老子》第25章云:“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老子是以道含三才。《老子》第7章云:“天长地久,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以其无私,故能成其私。”天能长,地能久;人既已与天地相鼎立,自也应该长且久。怎么长久?自然是修道立德,与道合一。所以他又提出:“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第25章)此即说明三才一贯之义是人要效法天道自然。天地万物都不能违背自然之理,人也不能。

  《庄子》以“道”为最高和唯一的哲学范畴,把天地作为根本的自然实体,也在三才模式之中,如“天其运乎?地其处乎?日月其争于所乎?孰主张是?孰维纲是?……”(《天运》)“天地虽大,其化均也”,“故通于天地者德也,行于万物者道也。”(《天地》)

  《管子·五辅篇》:“上度之天祥,下度之地宜,中度之人顺,此所谓三度。”《管子·宙合》:“天不一时,地不一利,人不一事。”《管子·君臣上》:“天有常象,地有常刑(形),人有常礼,一设而不更,此谓‘三常’。”天、地、人三者是宇宙的基本构架,都在运动变化,但其中寓有“常”、“则”(规律)。

  孟子很有名的一句话:“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孟子·公孙丑下》)。天时、地利、人和是完成一件事情的基本条件,三者之中,“人和”是最重要的,起决定作用的因素,“地利”次之,“天时”又次之。

  荀子论三才之道云:“天有其时,地有其财,人有其治,夫是之谓能参。”(《荀子·天论》)天、地、人各有所长,唯有人能够参与天地的变化。

  《大戴礼记·礼三本》说:“故礼,上事天,下事地,宗事先祖,而宠君师,是礼之三本也。……”这样,就以礼统摄了“三才”,或者说是三才成为礼的本质特征。

  《易传》对三才之道议论精当完备。《系辞下》说:“……《易》之为书也,广大悉备: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兼三材而两之,故云六者,非它也,三才之道也。”孔颖达疏:“此节明三才之义,六爻相杂之理也。‘六者,非他,三才之道也’者,言六爻所效法者,非更别有他义,唯三才之道也。”[②]这就是说,《易》这部书的内容之所以广大而完备,博大而精深,就因为它专门系统地研究了天、地、人三才之道。六画卦之所以成其为六画卦,就是由于它兼备了天、地、人三才之道而两两相重而成的。所以说,六画卦,并非是别的什么东西,而就是天、地、人三才之道。

  《系辞传》虽提出了“三才之道”,却没有说明“三才之道”到底是什么,《说卦传》回答了这个问题。《说卦传》说:“昔者圣人之作易也,将以顺性命之理,是以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兼三材而两之,故易六画而成卦。”这是对天、地、人三才之道的内涵的界定。所谓天道为“阴与阳”,是就天之气而言的,是指阴阳之气的。所谓地道为“柔与刚”,是就地之质而言的。所谓人道为“仁与义”,是就人之德而言的,是指仁义之德的。而人道之所以为“仁与义”,乃是由于人禀受了天地阴阳刚柔之性而形成的。

  《孝经·三才章》:“夫孝,天之经也,地之义也,民之行也。天地之经,而民是则之,则天之明,因地之利,以顺天下。”

  《黄老帛书》也屡次论及“天、地、人”,如“王天者之道,有天焉,有人焉,又(有)地焉。参(三)者参而用之。□□而有天下矣。”“故王者不以幸治国,治国固有前道,上知天时,下知地利,中知人事。”(《十大经·前道》)为什么?因为天、地、人虽为一体,但又有各自不同的规律和职能。

  三才之道在《吕氏春秋》中得到比较成熟和圆满的完成。其大框架是天、地、人的统一,而且更注意了其中的具体内容的充实和相互关系的圆融。在这样的总体思想指导下,全书分十二纪、八览、六论,共160篇。其中十二纪把各种自然事物和人事活动按五行法则、依照四时运行的次序进行了分类、配属和说明,天、地、人万物是一体化的有机整体思想就集中而具体地反映在十二纪之中。《有始》篇说:“天地万物,一人之身也。此之谓大同。”把“大同”定义为天、地、人、万物犹一人之身一样是有机和谐的整体。在这个在整体中的事物之间都存在着广泛的联系,相互制约,相互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