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贵安:张居正儒家经世致用思想与实践

2017-04-01 09:46:00 来源:26国学网 作者:
  著名明史专家谢贵安教授讲座中

  近日,武汉大学历史学院的谢贵安教授做客湖北国学大讲堂,做了题为“张居正儒家经世致用思想与实践”的讲座,此次活动是继先前讲座“帝师张居正对万历皇帝的儒学教育”之后的进一步延伸,上次讲座主要谈及张居正对万历皇帝的教育形式、内容、技巧以及效果,此次则侧重张居正儒家经世致用思想的内涵及在改革过程的贯彻情形。本次活动同为湖北国学大讲堂2017年度讲座计划系列之一。

  一、张居正儒家经世致用思想

  谢贵安教授在开场首先简要介绍了张居正。张居正(1525-1582年),字叔大,号太岳,幼名张白圭,湖北江陵人(今荆州),人称“张江陵”。13岁考举人时受乡试主考官湖广巡抚顾璘赏识,16岁中举,22岁(嘉靖二十六年)中进士,由庶吉士至翰林院编修。张居正所处的时代正是程朱理学居于正统时期,科举的标准答案即为朱熹的《四书集注》,因此张居正受到了儒家思想的深厚培育。

  谢贵安教授认为,张居正思想最主要的体现是儒家的“民本”思想。所谓“民本”就是“以民为本”,这是儒家非常珍贵的思想遗产。张居正的文章和言语中有非常突出的体现“民本”思想的段落和句子,可见其以儒家“民本”思想作为其处事与行政的重要依据,后来张居正的改革即以此为基础。比如他曾说:“法无古今,惟其时之所宜,与民之所安耳。时宜之,民安之,虽庸众之所建立,不可废也;戾于时,拂于民,虽圣哲之所创造,可无从也。”这就是其不唯上,只唯实、只唯民思想的体现。

  而其推进改革的一个纲领性文件——《陈六事疏》其中之一就提出了“固邦本”:臣闻帝王之治,欲攘外者必先安内。《书》曰:“民为邦本、本固邦宁。”自古虽极治之时,不能无夷狄盗贼之患,唯百姓安乐,家给人足,则虽有外患而邦本深固,自可无虞。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有关“民本”思想精华的言论,即使到今天依然有参考意义。比如“唯是百姓愁苦思乱,民不聊生,然后夷狄盗贼因之而起,盖安民可与行仁义,而危民易与为非,其势然也”;“积储在民间为上,在郡国为中,在京邑为无策”;“水旱灾伤,视民之死而不能赈,两广用兵,供饷百出而不能支,是国用未充而元气已耗矣”;“与其设法征求,索之于有限之数以病民,孰若加意省俭,取之于自足之中以厚下乎!”“当民穷财尽之时,若不痛加省节,恐不能救也”;“伏望皇上轸念民穷,加惠邦本,于此不急工程、无益征办,一切停免”;“若求其害财者而去之,则亦何必索之于穷困之民,以自耗国家之元气乎”;“以后上下惟务清心省事,安静不扰,庶民生可遂而邦本获宁也”。

  谢贵安教授指出张居正推崇修齐治平、以天下为己任。其倡导研习孔孟经世之道:“相与讲明所以修己治人者,以需他日之用”。同时张居正的“实学”主张,都是结合现实来进行的:“仍乞敕下吏部慎选良吏,牧养小民,其守令贤否殿最,惟以守己端洁,实心爱民,乃与上考称职,不次擢用。若但善事上官,干理簿书,而无实政及于百姓者,虽有才能干局,止与中考。其贪污显著者,严限追赃,押发各边自行输纳。完日发遣发落,不但惩贪,亦可以为寔边之一助。”“外之豪强兼并,赋役不均,花分诡寄,恃顽不纳田粮,偏累小民;内之官府造作,侵欺冒破,奸徒罔利,有名无实……假公济私,官吏滋弊。凡此皆耗财病民之大者。”都可以看出其思想与现实的紧密联系。

  而在第一小节的最后,谢贵安教授比较了张居正与其恩师徐阶在学术思想上的差异。徐阶重视理学(“朱陆合一”说)和保守调和的政见。张居正则重视经世致用的实学(禁书院和讲学),他的政治思想重视“综核名实”,“凡事务实,勿事虚文”,“天下之事,极则必变”,指责“腐儒不达时变”,主张“尊主权,课吏职,信赏罚,一号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