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当代儒学创构的初步思考

2017-06-28 11:06:35 来源:香港中文大学 作者:刘笑敢
  儒学理论、儒学研究在现代的发展离不开理论的创新。在诠释学阴影的笼罩下,儒学的现代发展往往局限于所谓重构,即对既有经典之理论的重新建构。笔者以为,这一说法同样掩盖了两种不同的重构的区别:一种是忠实于历史和原文本身思想内容的理论、模拟原有之可能的思想体系的重构,即客观性取向的重新建构;另一种则是因应于现实和未来需要而对原有理论批判和改造之后的重构,此即现实性导向的重新建构。为了明确区别这两种不同取向的重构,笔者建议将前一种重构称之为“拟构”,即模拟原有的可能的思想体系;将后一 种重构称之为“创构”,即创造新理论的建构。 拟构与创构之说是上述两种取向的延伸。拟构与创构都需要创造性。拟构所需要的创造性体现于如何揭示某种儒学可能的思想体系之真相,对这种真相有不同的可能,因此不同的拟构可以比较、切磋,共同探讨如何逼近经典文本可能的思想体系。创构所需要的创造性似乎比较容易看到,即其直接表现于不同于传统或通常解说的新的说法。但这新的说法是随意的感想或自由发挥,还是严肃认真的针对特定课题的理论建构,还是应该加以区别的。

  儒学在当代中国的研究、传播与实践是一个重要课题,需要跳出既有的习惯性做法而不断创新。笔者以为,可行的第一步就是在经典诠释的基础上扩展视野,向更严肃的客观性研究和更严肃的理论、教义创新两个方面拓展, 争取在不断揭示儒学思想的历史真相和创造适 应现代社会需要的新学说两个方向均有所突破。这些成绩的取得,需要我们对纯学术研究和社会实践工作之间如何分工与如何互补有更清晰更明确的观察和思考。所谓跳出诠释学之峡谷的真意,就是既期待儒学的纯学术研究的深入发展,又期待儒学能够在匡正时弊、滋润 人心方面发挥更广泛、更显著的功能和实效。

  (李晋阳摘自《孔子研究》2013年第2期)